武汉夜生活:《藏传佛教各教派》---第一章节:噶当派:强调戒律

资讯 10-25 阅读:240 评论:0

       阿底峡大师最重要的成就是在西藏提倡恢复戒律,这是后来建立的噶当派的一个主要特点。

       阿底峡大师以为,在西藏不缺乏有学问的人,也不缺乏典籍,缺乏的是戒律。缺乏戒律,没有人实践,也不重视,在他和仁钦桑波的谈话当中就流露了这一点,因此他写了一本《菩提道灯论》,就是告诚西藏的人,一个凡夫如何才能修行成佛,实际上强调的是戒律。这是他的一个经典著作,对藏区的影响很大,特别是对于后来的格鲁派—是持戒比较谨严的一个教派—影响很大。


第二佛陀”阿底峡


      格鲁派能够在藏区发展那么快,甚至于到了清代的时候,格鲁派掌握了藏区政权,达赖喇嘛、班禅喇嘛两大喇嘛系统能够在藏区掌权的重要原因,就是得到了朝廷的支持,还有就是因为获得了人民的信仰。要获得信仰,首先得群众尊重你,因为你是戒律谨严的出家人。“守戒”这一点是阿底峡大师对藏区的一种建设,后来有人称阿底峡大师为“第二佛陀”( Shava-kyamu-ne gnyIs-pa)。他做了很多好事,对西藏作了很多贡献,最后在西藏圆寂了,留下了一些遗迹。

       大概在1978年,孟加拉国刚从巴基斯坦独立出来不久,要寻找它的文化历史名人,要找阿底峡的事迹,于是到中国来,请求中国提供阿底峡的文物、史料、纪念品,那时候我参与了一次。后来他们退职的副总理到西藏来了,拍了一些照片,迎取了一些阿底峡的遗物。可见,他在国际交往上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物。

       阿底峡来西藏以后,他的大弟子仲敦巴( brom- ston-pa)是在家人,是什么地方的人呢?拉萨东郊的纳金水电站往北有个邦敦村,这个地名很有意思,是历史地名。“邦敦”应该写成“ brom-ston”,但“ra”这个下加字母脱落了,像“巴”( vbrog-pa),牧区的牧人、拉萨人经常念成“博巴”,下加字母“ra”也不念了;拉萨东城有个“八那雪”,其实按藏文写应该叫“扎那雪”(sbra- nag-zhol),“扎”(sbra)的“ra”也不念了,叫八那雪”。“邦敦”,就是仲敦巴的老家。他邀请了阿底峡,一切费用都是他出的,筹备了一切,请阿底峡到拉萨,到山南,整个是他安排的。在阿底峡生前建立了一个庙:热振寺,—是拉萨北边林周县的一个很有名的噶

u=2787903301,3585971826&fm=26&gp=0.jpg

仲教巴(清,布画唐卡,布达拉宫藏)


当派的庙,热振寺和后来的格鲁派寺庙是一致的,略巴大师称呼自己建立的教派为“格鲁派”,也叫新噶当派,实际也是奉行噶当派的戒律。


"用鼻血画的佛像”


阿底峡大师于1054年圆寂了。圆寂以前,因为流鼻血,流得很厉害,他就用一块布接住,接了以后,他用小指头蘸着鼻血画了一幅释迦牟尼像做成唐卡,这个唐卡叫做“香察估唐”( shang- krag-sku- thang),意思就是“用鼻血画的佛像”,“香”( shang)就是“鼻子”,是藏语里面恭敬的话,对阿底峡这样的大师用的是敬语。这个佛像成为热振寺的镇寺之宝,后来他们带到印度去了,这个是有记载的。

        阿底峡大师对藏传佛教的贡献实在了不起,不应该忘记。现在有本书,我看过英文本,是印度人写的,叫《阿底峡和西藏》( Atisa andTibet),它里面就有我刚才讲的这些史料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